2007-02-24

《岁月轮回》

五岁前壬午新春,北星命以“春节”为题作文,半夜成焉。今复批阅,始觉其中赤子之情,呢喃之语,悉如隔世,未可增删片字也。


重阳之后,下一个就是春节了。岁月轮回,每一年都是如此。似乎从宇宙创生之时就已开始。
我年纪还小,每当重阳过后,随着岁月一步一步向春节逼近,总会感到更多莫名的兴奋。
因为春节是最重要的节日,是团圆的假日,也是一年中最轻松的一天。
一旦这个美妙的日子过去,就要再盼整整一年才能等到。
年就表示岁月转过的一圈。它永不停息地旋转着,每转一圈都经过一个春节,也经过一个其它节日。
春节总是那样快乐,那样祥和,如同过去或未来的每个春节一样。
不同的是每过一年我们都会长大一些,所以节庆的气氛渐渐异于往日。

“你们不过圣诞节么?”玛丽好奇地问。
“我们有春节,春节就是春天开始的日子。”我给出一个避重就轻的回答。
“那么春节是在圣诞节之前还是之后呢?”她似乎看出了我的搪塞。
“嗯,在一年的圣诞节之后,而在下一个之前。”我终于想出这样一个聪明的答案。
“原来是这样的。”玛丽想了想,忽然快乐地笑起来。
我发现和一个西半球的人研究传统节日真是件滑稽的事。所以我也笑了。
——我们从现在开始等着看,就会知道孰先孰后了。

岁月就在笑声中前进,一年之后再回到原来的地方。
在这一年里,我们又会长大不少。
我坚持认为春节是在圣诞节之前来临的,因为春节是一年的第一天,而圣诞节在年底附近。
可那一次的确是圣诞节先于春节到来。
圣诞节那一天,玛丽带我去参加圣诞派对。
我第一次进入西方,这里是世界的另外一半。这里的人有的很白,有的很黑,有的很丑,也有的像玛丽一样可爱。
玛丽的家人把一棵半截的小树摆在屋子里,在树上挂满灯和小饰品,挂好之后就围着这棵树唱歌和祈祷。
最后有一个穿红衣服挂白胡子的老人从窗口钻进来,把一大袋礼物分给大家。
玛丽告诉我他是圣诞老人,是个只在圣诞节这一天出现的神仙。
我笑着说我早就看出他是大人扮成的,他的白胡子是很明显的假货。
但玛丽不信我的话。她说圣诞老人就算看起来像人扮的,也不能说明什么。如果不是这样就会把大家吓坏了。

圣诞节无声无息地过去。我根本没有嗅出节日的味道。
但春节确实已在临近,因为重阳已经过去很久了。
玛丽说圣诞是她最喜欢的日子,每一个圣诞过完之后她都要开始计算下一个圣诞的来临。
我对她说这样的企盼是没有用的,岁月并不会因你的计算转得快些。
“为什么岁月不能往回转呢?我想再过一次圣诞,就在明天。”
“那怎么行?怎么也要等春节过完了才能倒转啊。”
“从春节到圣诞,是正转快些还是倒转快些?”
“我想是倒转快些吧。”我这样说是有根据的,因为春节之后有元宵、端午、中秋,之后才是重阳,而重阳还在圣诞前面,所以圣诞到春节之间一定是很短的一段劣弧。
“如果岁月不断地往返于这两个节日之间就好了。从圣诞开始正转,再从春节开始倒转。”
“等我们长大了就把岁月的运行机制改成这样。”

可惜大人们没有想到这样绝妙的主意。所以我们长大之前还要忍受年复一年的等待。
我和玛丽一同度过东方和西方的每一个节日,不断地往复穿行中分世界的子午圈。
她还是那样热爱她的圣诞,正如我热爱我的春节。对我们来说,这两个节日就是一年间漫长等待的目的。
每个春节都乐趣无穷,因为有她陪伴着我。我相信我对她的圣诞也同样重要。
直至那一年,圣诞和春节同时到来了。
大人们觉得这没什么奇怪。岁月每次从圣诞到春节的弧长都不一样,甚至曾有一次,春节跑到了圣诞前面。
他们说东方和西方的岁月并不是同步流逝的。
既然如此,春节当然也可能和圣诞重合。
然而对于我和玛丽情况就没这么轻松了,我们都不愿离开自己的半球去庆祝另一个节日。所以我们只能离开对方。
没有玛丽的春节过得苍白乏味,缺少新意的烟花也显得那样俗不可耐。
我不知道圣诞和春节为什么会赶在一起,可我知道这绝不是最后一次。
既然没有开始,当然没有终结。岁月的轮回总会再次到达同样的位置。
可我再也不想度过这样一个春节了。

“等你长大以后就能避免这种情况。”队长微笑着说。
“为什么不能早一些呢?我不喜欢这样的春节。”
“因为你必须年满十八岁才能自由迁徙,那时你就可以搬到别的地方去住。”
“别的地方的春节不会与圣诞节撞车么?”
“只有很少地区的春节可能和玛丽家的圣诞凑到一起。你选择另外的住址就可以了。”
队长看出我的疑虑,补充说:“放心吧,在你长大之前,这两个日子再也不会相遇。”
“那为什么还要有人住在节日可能相遇的地方呢?”
“因为我们的世界太小了。”队长肃然答道,“要等我们找到一个大些的世界,才会有足够的空间安排节日。”
“可是电脑说节日是根据时间确定的。”
“在我们这个世界里,时间就是岁月走到的位置。”

我离开队长的屋子,就看到流转的岁月。
队长这里是世界的中心,不但在东方和西方中间,也在岁月的圆心。
从这里向周围望去,岁月像两道平行的行星光环一样循环运转,东方一道的边缘标注着元宵、端午、中秋,后面是重阳。
绕过队长的屋子是我家所在的方向,春节正从那里离开。再看指向玛丽家位置的西方岁月上,节日名称赫然是圣诞。
穿过岁月踏入生活区时,我想起岁月倒流的计划。
我想回头去问队长,一转身,就把问题抛到脑后。
玛丽在我身后愉快地笑着,她总认为这样能吓我一跳。
“知道么,过些日子还有一个重要的节日。”
“嗯,春节过了,元宵就不远了。”
“不对。是西方的节日,就在两个半月之后。”
“我怎么不记得有这个节日?”
“你什么都知道么?这个节日可不是每年都有的。”玛丽诡谲地眨着眼睛,“不过从今年开始每年都有。”

2007-02-03

对民主选举的思考

西番有鹿,力者争逐,凡四岁一举。或问:使希拉里与赖斯竞选,孰当取之?论者曰:希妪必也。赖妪有为,人之共睹,然番民因循,立一妇人已足为开创,更欲以黑妇立,必非其能也。众皆然之。

是则民主选举之弊也,虽天下所宗,未为尽善。吾试为善之,贴于如故,诸君咸相启发。

───────────────────────────────────────
作者 hutuer 时间 Sat Jan 6 20:49:40 2007
───────────────────────────────────────
对民主选举的思考

老桃

民主社会的选举,一人一票,至为公正,但效率上有所欠缺。主要问题是,最擅长竞选的候选人未必是最称职的那一个。因为许多选民并不能有效行使手中的权利,或缺少相关的知识与能力,或不肯花费时间和精力慎重处理自己这一票,于是迷惑于一些族群、口才、外型、礼貎之类的表面指标,缺少深入的思考而轻率投票,终于与称职的候选人失之交臂。对于未来人类社会制度之进步,这里是个可能性很大的突破口。我设想的改良方案如下:

方案一、从区别选举能力入手,加权投票,实现专家选举。对每名选民的选票赋予不同的权值,选举能力较强者权值较高。这一方案的主要难点在于如何衡量选民的能力,财产或官阶显然不是合适的指标,知识水平还可考虑,尤其是在政治、经济、法律等相关领域。但这样又引出两个问题:衡量不易和远离公正。要以知识水平为依据,只能以证书之类的硬指标衡量之,这样在一个教育体系有缺陷而导致社会科学领域近亲繁殖的社会,反而弄巧成拙;另一方面,这种思路限制了草根阶层意志的表达,可能造成知识阶层的膨胀而至知识精英专政。虽然存在这些问题,如果严格限制权值的差异,在一定幅度内实行,应该能与现行民主制度取得一定程度的互补。

方案二、从区别选举态度入手,量化权利,实现认真选举。对选票明码标价,以经济手段让不重视选举权利的选民放弃投票。第一个思路是让所有选民花钱购买选票,以令那些视选举权低于选票价格的选民出局,这样做的弊端是选票价格不好确定,稍高就会造成对穷人的歧视,不利于贫困阶层的意志表达。然而在此基础上换个操作方向,专给投了弃权票的选民发放奖金,情况就会好上许多。奖金从候选人的竞选费用中支出,利于控制上限。贫困的选民坚持投票,并不会受到损失。热衷于政治的选民表达了自己的诉求,无可不无不可的获得了实惠。这样,皆大欢喜地消灭了低质量的选票,使选举出来的政治人物更为称职,使民主制度扬长避短,如虎添翼。
───────────────────────────────────────
作者 hutuer 时间 Sun Jan 7 12:29:30 2007
───────────────────────────────────────
有些低质投票不是因为选民的素质不够,而是选民的兴趣不够。有的人天生就不务这一摊。

【 在 cloudpacer 的大作中提到: 】
: 不该搞区别,而是锻炼民主,开民智,普及教育,实现教育平等.虽然这需要一个过程,但是要实现理想社会,个人实现自我理想,必须走这条路.
: 【 在 hutuer 的大作中提到: 】
: (以下引言省略...)

───────────────────────────────────────
作者 cloudpacer 时间 Sun Jan 7 12:42:15 2007
───────────────────────────────────────
天生?有没人天生对自己的切身利益不感兴趣?经济\法律和道德把人管得死死的.
不参与,是知道参与了没用,甚至给人当粉饰太平的工具.

【 在 hutuer 的大作中提到: 】
: 有些低质投票不是因为选民的素质不够,而是选民的兴趣不够。有的人天生就不务这一摊。
: 【 在 cloudpacer 的大作中提到: 】
: (以下引言省略...)


───────────────────────────────────────
作者 张三 时间 Sun Jan 7 14:13:46 2007
───────────────────────────────────────
方案一、从区别选举能力入手,加权投票,实现专家选举。对每名选民的选票赋予不同的权值,选举能力较强者权值较高。这一方案的主要难点在于如何衡量选民的能力,财产或官阶显然不是合适的指标,知识水平还可考虑,尤其是在政治、经济、法律等相关领域。

方案二、从区别选举态度入手,量化权利,实现认真选举。对选票明码标价,以经济手段让不重视选举权利的选民放弃投票。第一个思路是让所有选民花钱购买选票。

--拟原则同意。请作者去美国、日本宣传民主,以方案一提高他们的选民素质,那些美国工人农民总是对我国的出口政策说三道四,说抢了他们的饭碗,应趁势剥夺他们的选举权,扶持大资本家;以方案二提高他们的选举投票率,试点三年后,在中国推广。请家宝及时与布什联系办理该同志护照事宜。
    胡锦涛 07。01.07

【 在 hutuer 的大作中提到: 】
: 对民主选举的思考
: 老桃
: 民主社会的选举,一人一票,至为公正,但效率上有所欠缺。主要问题是,最擅长竞选的候选人未必是最称职的那一个。因为许多选民并不能有效行使手中的权利,或缺少相关的知识与能力,或不肯花费时间和精力慎重处理自己这一票,于是迷惑于一些族群、口才、外型、礼貎之类的
: (以下引言省略...)

───────────────────────────────────────
作者 hutuer 时间 Sun Jan 7 14:45:21 2007
───────────────────────────────────────
我讨论的这个问题背景是已经建立起民主制度的社会,美国啦,台湾啦,那些地方确实存在很多不关心选举无可无不可的选民。

没挨过饿的人总会糟蹋些粮食的。

【 在 cloudpacer 的大作中提到: 】
: 天生?有没人天生对自己的切身利益不感兴趣?经济\法律和道德把人管得死死的.
: 不参与,是知道参与了没用,甚至给人当粉饰太平的工具.
: 【 在 hutuer 的大作中提到: 】
: (以下引言省略...)

───────────────────────────────────────
作者 hutuer 时间 Sun Jan 7 14:46:23 2007
───────────────────────────────────────
你这引用的,原文最深入的部分让你吃了?

【 在 张三 的大作中提到: 】
: 方案一、从区别选举能力入手,加权投票,实现专家选举。对每名选民的选票赋予不同的权值,选举能力较强者权值较高。这一方案的主要难点在于如何衡量选民的能力,财产或官阶显然不是合适的指标,知识水平还可考虑,尤其是在政治、经济、法律等相关领域。
: 方案二、从区别选举态度入手,量化权利,实现认真选举。对选票明码标价,以经济手段让不重视选举权利的选民
: (以下引言省略...)

───────────────────────────────────────
作者 cloudpacer 时间 Sun Jan 7 16:19:24 2007
───────────────────────────────────────
在这些国家,不参与投票的原因或许仍然是教育(主要体现在教育,也包括各个经济生活领域)的不平等或者说缺失.对选举的信心就是那样失去的.否则我们如何理解一个人不关心影响自己最重要的政策性因素呢?
【 在 hutuer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讨论的这个问题背景是已经建立起民主制度的社会,美国啦,台湾啦,那些地方确实存在很多不关心选举无可无不可的选民。
: 没挨过饿的人总会糟蹋些粮食的。
: 【 在 cloudpacer 的大作中提到: 】
: (以下引言省略...)

───────────────────────────────────────
作者 flyingo 时间 Sun Jan 7 16:22:13 2007
───────────────────────────────────────
在两党制下面,两党的政策会趋于中间
谁当选的关系不是太大,反正政策是一样的

【 在 cloudpacer (云端漫步) 的大作中提到: 】
: 在这些国家,不参与投票的原因或许仍然是教育(主要体现在教育,也包括各个经济生活领域)的不平等或者说缺失.对选举的信心就是那样失去的.否则我们如何理解一个人不关心影响自己最重要的政策性因素呢?
: 【 在 hutuer 的大作中提到: 】
: ...................

───────────────────────────────────────
作者 hutuer 时间 Sun Jan 7 16:30:58 2007
───────────────────────────────────────
我认为他们漠视选举的主要原因恰好是对制度的信任,知道无论自己投不投票,选出来的人都不会太差。就算万一很差,也有一系列的监督机制等着,不会造成太坏的后果。他们的漠视是惰性的体现。

前面说了,没挨过饿的人糟蹋粮食不奇怪。

【 在 cloudpacer 的大作中提到: 】
: 在这些国家,不参与投票的原因或许仍然是教育(主要体现在教育,也包括各个经济生活领域)的不平等或者说缺失.对选举的信心就是那样失去的.否则我们如何理解一个人不关心影响自己最重要的政策性因素呢?
: 【 在 hutuer 的大作中提到: 】
: (以下引言省略...)

───────────────────────────────────────
作者 张三 时间 Sun Jan 7 16:44:16 2007
───────────────────────────────────────
我希望你去学学工科,在中国,只有工科的技术训练才能让人养成正确的思维方式。





  


【 在 hutuer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认为他们漠视选举的主要原因恰好是对制度的信任,知道无论自己投不投票,选出来的人都不会太差。就算万一很差,也有一系列的监督机制等着,不会造成太坏的后果。他们的漠视是惰性的体现。
: 前面说了,没挨过饿的人糟蹋粮食不奇怪。
: 【 在 cloudpacer 的大作中提到: 】
: (以下引言省略...)

───────────────────────────────────────
作者 neuche 时间 Sun Jan 7 16:55:20 2007
───────────────────────────────────────
这是我见过赞美工科最好的一句话了
【 在 张三 (卖身来上网)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希望你去学学工科,在中国,只有工科的技术训练才能让人养成正确的思维方式。
:   
: 【 在 hutuer 的大作中提到: 】
: ...................
───────────────────────────────────────
作者 cloudpacer 时间 Sun Jan 7 17:07:33 2007
───────────────────────────────────────
投票率对一个国家的施政结果是否得到民众认同好象有参考价值.

【 在 hutuer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认为他们漠视选举的主要原因恰好是对制度的信任,知道无论自己投不投票,选出来的人都不会太差。就算万一很差,也有一系列的监督机制等着,不会造成太坏的后果。他们的漠视是惰性的体现。
: 前面说了,没挨过饿的人糟蹋粮食不奇怪。
: 【 在 cloudpacer 的大作中提到: 】
: (以下引言省略...)

───────────────────────────────────────
作者 hutuer 时间 Sun Jan 7 17:32:40 2007
───────────────────────────────────────
我恰好是学工科的。。。计算机算工科吧?

但不敢苟同于你的高论。

【 在 张三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希望你去学学工科,在中国,只有工科的技术训练才能让人养成正确的思维方式。
:   
: 【 在 hutuer 的大作中提到: 】
: (以下引言省略...)

───────────────────────────────────────
作者 neuche 时间 Sun Jan 7 17:35:26 2007
───────────────────────────────────────
你还造诣不深
【 在 hutuer (法布尔)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恰好是学工科的。。。计算机算工科吧?
: 但不敢苟同于你的高论。
: 【 在 张三 的大作中提到: 】

───────────────────────────────────────
作者 flareboy 时间 Sun Jan 7 19:16:49 2007
───────────────────────────────────────
哈哈
【 在 neuche (牛车)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还造诣不深
: 【 在 hutuer (法布尔) 的大作中提到: 】


───────────────────────────────────────
作者 Taichung 时间 Mon Jan 8 00:04:14 2007
───────────────────────────────────────
作者的反讽意味似乎比较大一些

方案一,曾经在日本电视节目上看过,票选美食王、水族王等等,观众一人一票,由电视
公司请来的专家学者一人十票。

方案二,这简直颠覆了传统买票的概念,以往由候选人向选民买票转变成了选民需买票才
能获得选举权。

而这两个方案的基本心态都是鄙视没文化、没学历的民众,认为某些人是优于某些人。



【 在 hutuer (法布尔) 的大作中提到: 】
: 对民主选举的思考
: 老桃
: 民主社会的选举,一人一票,至为公正,但效率上有所欠缺。主要问题是,最擅长竞选的候选人未必是最称职的那一个。因为许多选民并不能有效行使手中的权利,或缺少相关的知识与能力,或不肯花费时间和精力慎重处理自己这一票,于是迷惑于一些族群、口才、外型、礼貎之类的表面指标,缺少深入的思考而轻率投票,终于与称职的候选人失之交臂。对于未来人类社会制度之进步,这里是个可能性很大的突破口。我设想的改良方案如下:
: ...................

───────────────────────────────────────
作者 hutuer 时间 Mon Jan 8 00:13:22 2007
───────────────────────────────────────
请注意方案二的后半截。

两个方案都不是鄙视任何人。

【 在 Taichung 的大作中提到: 】
: 作者的反讽意味似乎比较大一些
: 方案一,曾经在日本电视节目上看过,票选美食王、水族王等等,观众一人一票,由电视
: 公司请来的专家学者一人十票。
: 方案二,这简直颠覆了传统买票的概念,以往由候选人向选民买票转变成了选民需买票才
: 能获得选举权。
: (以下引言省略...)

───────────────────────────────────────
作者 Taichung 时间 Mon Jan 8 00:37:45 2007
───────────────────────────────────────
方案一,知识水平高的可能可以获取较高权值的选票,虽然说要严格限制其差异,但这本
身就已经有差异了,有没有限制都显得不重要,这点只是为了掩饰我的票比你的票值钱,
所说的好听话。今天若是电视公司自己办的节目,奖金奖品都是它们支出的,爱怎么办就
怎么办,但文中所提的是社会的选举。

方案二,首先要以价制量,让不重视选举的人出局。其次,说给专投弃权票的人奖金,在
此要注意的是投弃权票与不出席投票,是两种不一样的意思。那么这样的投票设计,是让
穷困的人来投弃权票好换取奖金?不然穷困的人都快吃不饱了,会有多少的可能性花钱来
买选举权,好贯彻他们坚持投票的理念?发奖金鼓励投弃权票,这是世上罕见的鼓励提高
投票质量的方法,再者,除非是记名投票,不然要如何发奖金呢?一般像选民意代表或市
长这类大型选举,很少听过用记名投票的。

所以说,我才会认为作者是反讽的意味较大。因为它不仅鄙视没文化学历的人,还兼鄙视没钱的人。



【 在 hutuer (法布尔) 的大作中提到: 】
: 请注意方案二的后半截。
: 两个方案都不是鄙视任何人。
: 【 在 Taichung 的大作中提到: 】
: ...................

───────────────────────────────────────
作者 Taichung 时间 Mon Jan 8 01:00:00 2007
───────────────────────────────────────

说实在话,我不太懂什么叫低质量的票,因为我们透过选举选出一个代表我们行使公众之
事的人,而这个人的权力是来自人民的授与,吃的是人民的纳税钱,何来低质量的票之说


那么换个角度想,这个低质量的票,是否因为被选出来的人,不符合心中所期望的人选,
但喜爱的人却落选,那么就称其为低质量的选票?选举大概没有人会保证可以选出多优秀
的人来,在这个社会中大概只能选出当时候比较不那么差的人选出来。

美国两党在各州都有传统的支持者,某些州对共和党较为偏爱,某些州则爱民主党,没有
哪个党就比较优秀,哪个党比较烂的,或投票给他们的人就比较烂、素质差的问题。

提高投票率,在台湾靠的是政府的宣导、天气好坏、党组织有无动员等等都有关系。听说
法国的投票率一向很低,政府对这个伤透脑筋,想方设法的让投票率高一些,人家的说法
是该国已有充分的民主理念,谁来当政都无所谓。

或者部份地区的低投票率理由是完全相反?


【 在 hutuer (法布尔) 的大作中提到: 】
: 对民主选举的思考
: 老桃
: 民主社会的选举,一人一票,至为公正,但效率上有所欠缺。主要问题是,最擅长竞选的候选人未必是最称职的那一个。因为许多选民并不能有效行使手中的权利,或缺少相关的知识与能力,或不肯花费时间和精力慎重处理自己这一票,于是迷惑于一些族群、口才、外型、礼貎之类的表面指标,缺少深入的思考而轻率投票,终于与称职的候选人失之交臂。对于未来人类社会制度之进步,这里是个可能性很大的突破口。我设想的改良方案如下:
: ...................

───────────────────────────────────────
作者 hutuer 时间 Mon Jan 8 12:02:00 2007
───────────────────────────────────────
你到底看了没有啊?

两个方案都在尽力排除鄙视的可能。

【 在 Taichung 的大作中提到: 】
: 方案一,知识水平高的可能可以获取较高权值的选票,虽然说要严格限制其差异,但这本
: 身就已经有差异了,有没有限制都显得不重要,这点只是为了掩饰我的票比你的票值钱,
: 所说的好听话。今天若是电视公司自己办的节目,奖金奖品都是它们支出的,爱怎么办就
: 怎么办,但文中所提的是社会的选举。
: (以下引言省略...)

───────────────────────────────────────
作者 jugojl 时间 Mon Jan 8 13:13:13 2007
───────────────────────────────────────
第二个方案估计不少右的经济学家会双脚赞成


【 在 Taichung 的大作中提到: 】
: 方案一,知识水平高的可能可以获取较高权值的选票,虽然说要严格限制其差异,但这本
: 身就已经有差异了,有没有限制都显得不重要,这点只是为了掩饰我的票比你的票值钱,
: 所说的好听话。今天若是电视公司自己办的节目,奖金奖品都是它们支出的,爱怎么办就
: 怎么办,但文中所提的是社会的选举。
: (以下引言省略...)

───────────────────────────────────────
作者 hutuer 时间 Mon Jan 8 15:48:33 2007
───────────────────────────────────────
根帖里写了:许多选民并不能有效行使手中的权利,或缺少相关的知识与能力,或不肯花费时间和精力慎重处理自己这一票,于是迷惑于一些族群、口才、外型、礼貎之类的表面指标,缺少深入的思考而轻率投票,终于与称职的候选人失之交臂。

这就是我说的低质量投票。

无论你的知识水平如何,你的财产多少,如果你能认真对待选举,经过仔细思考确定你支持的人,就是高质量的。如果你没有考虑执政能力的问题,选中一名候选人只是出于他长得好看,或者他与你同乡,或者他与你同姓,或其它诸如此类的表面因素,你这一票就是低质量的。

【 在 Taichung 的大作中提到: 】
: 说实在话,我不太懂什么叫低质量的票,因为我们透过选举选出一个代表我们行使公众之
: 事的人,而这个人的权力是来自人民的授与,吃的是人民的纳税钱,何来低质量的票之说
: ?
: 那么换个角度想,这个低质量的票,是否因为被选出来的人,不符合心中所期望的人选,
: (以下引言省略...)

───────────────────────────────────────
作者 hutuer 时间 Mon Jan 8 15:49:40 2007
───────────────────────────────────────
给人分类太复杂了。就事论事可也。

【 在 jugojl 的大作中提到: 】
: 第二个方案估计不少右的经济学家会双脚赞成
: 【 在 Taichung 的大作中提到: 】
: (以下引言省略...)

───────────────────────────────────────
作者 Taichung 时间 Mon Jan 8 19:01:52 2007
───────────────────────────────────────
我想我是很用力的看了几遍,因为怕不是很明白文中的意思。

此文是你写的吗?若是的话,你可以再补充说明,让大家更明白你的意思;若不是,你也
可以说说你的看法,而不是怀疑我有没有看。 :)

=======================================

另外

你所提的高质量投票,我认为那是应该努力的方向,但实际上选举活动,无论是选举人或
被选举人他们所采行的方式,都会与你所说的低质量行为有所牵连。

据说美国总统第一次电视辩论,就是因为尼克松在镜头前的表现远不如肯尼迪,最终选输
了大选,这是一般政治学者的认定。

前阵子国民党有些人认为马英九不够亲民,指他握手时没注视对方,常让对方感觉到不受
重视,感觉他只是马马虎虎地敷衍了事。或许他不是有意的,但却已经让对方留下不好印
象,尽管认为他学养俱佳,但哪天投票时,会不会再投票给他,那就是个大问号了。



【 在 hutuer (法布尔)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到底看了没有啊?
: 两个方案都在尽力排除鄙视的可能。
: 【 在 Taichung 的大作中提到: 】
: ...................

───────────────────────────────────────
作者 hutuer 时间 Mon Jan 8 19:59:55 2007
───────────────────────────────────────
是我写的。谢谢你看了几遍。*^&^*

对于“低质量”选票的描述,请看我今天下午的回复:http://yjrg.net/HT/con?B=373&F=M.1168242513.A&N=3100&T=0&st=1 应该说明白了。

我考虑这个问题的出发点,就是认为由于低质量选票的普遍存在,导致选举的关注点过于表面化,于是不能有效地选出最好的政治人物。

我最倾向的方案,就是根帖最后说的那种,给投弃权票者发一笔奖金。比如¥200左右,如果你是重视选举认真思考的选民,不会为了这一点钱放弃投票;如果你不在乎选举也没为投票付出成本,就会倾向于拿钱走人。结果使选举成为认真对待它的选民的选举,就能更加有效地选出合适的人来。


【 在 Taichung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想我是很用力的看了几遍,因为怕不是很明白文中的意思。
: 此文是你写的吗?若是的话,你可以再补充说明,让大家更明白你的意思;若不是,你也
: 可以说说你的看法,而不是怀疑我有没有看。 :)
: =======================================
: 另外
: (以下引言省略...)

───────────────────────────────────────
作者 lzrm 时间 Mon Jan 8 21:37:09 2007
───────────────────────────────────────
问题在于,谁来决定哪些人的票可以更“值钱”?值多少钱?
凭什么就可以变相剥夺一部分人的权利,即使那些人并不想行使这个权利?

民主的最主要的目的并不是选出那个最好的。
一人一票,教授和文盲有同等的一票确实似乎不大合理,
但是比起制定一个谁能有多大权重来投票的规则可能带来的问题,
一人一票的问题小多了。

【 在 hutuer (法布尔) 的大作中提到: 】
: 根帖里写了:许多选民并不能有效行使手中的权利,或缺少相关的知识与能力,或不肯花费时间和精力慎重处理自己这一票,于是迷惑于一些族群、口才、外型、礼貎之类的表面指标,缺少深入的思考而轻率投票,终于与称职的候选人失之交臂。
: 这就是我说的低质量投票。
: 无论你的知识水平如何,你的财产多少,如果你能认真对待选举,经过仔细思考确定你支持的人,就是高质量的。如果你没有考虑执政能力的问题,选中一名候选人只是出于他长得好看,或者他与你同乡,或者他与你同姓,或其它诸如此类的表面因素,你这一票就是低质量的。
: ...................

───────────────────────────────────────
作者 fttt 时间 Mon Jan 8 21:45:23 2007
───────────────────────────────────────
我想问一句何为低质量的选票?
又以什么样的标准来评定一个候选人称职与否呢?

【 在 hutuer 的大作中提到: 】
: 对民主选举的思考
: 老桃
: 民主社会的选举,一人一票,至为公正,但效率上有所欠缺。主要问题是,最擅长竞选的候选人未必是最称职的那一个。因为许多选民并不能有效行使手中的权利,或缺少相关的知识与能力,或不肯花费时间和精力慎重处理自己这一票,于是迷惑于一些族群、口才、外型、礼貎之类的
: (以下引言省略...)

───────────────────────────────────────
作者 hutuer 时间 Mon Jan 8 22:15:06 2007
───────────────────────────────────────
我提出的方案,后面都讨论了它可能带来的问题。对方案一的取舍,关键在于突出专家作用和人人完全平等两个“利益”之间均衡的问题。我的建议是将权值差异设得较小而做些试验(我承认这不是科学,没法用小白鼠做实验),看看在人人基本平等的基础上加强专家的作用是否可以达到更好的效果。

我认为民主的目的就是选出最好的或者叫最不坏的。除此还有什么呢?

我着重推荐的是方案二的后一半,为投弃权票者发奖金,是否弃权还是由选民自己决定,不存在被他人剥夺的情况。

【 在 lzrm 的大作中提到: 】
: 问题在于,谁来决定哪些人的票可以更“值钱”?值多少钱?
: 凭什么就可以变相剥夺一部分人的权利,即使那些人并不想行使这个权利?
: 民主的最主要的目的并不是选出那个最好的。
: 一人一票,教授和文盲有同等的一票确实似乎不大合理,
: (以下引言省略...)

───────────────────────────────────────
作者 fttt 时间 Mon Jan 8 22:17:35 2007
───────────────────────────────────────
我认为民主的目的就是选出最好的或者叫最不坏的,
这样理解有点偏颇吧?
我的理解是民主是一个执政者与民众定的契约。

【 在 hutuer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提出的方案,后面都讨论了它可能带来的问题。对方案一的取舍,关键在于突出专家作用和人人完全平等两个“利益”之间均衡的问题。我的建议是将权值差异设得较小而做些试验(我承认这不是科学,没法用小白鼠做实验),看看在人人基本平等的基础上加强专家的作用是否可以达到更好的效果。
: 我认为民主的目的就是选出最好的或者叫最不坏的。除此
: (以下引言省略...)

───────────────────────────────────────
作者 忘了叫啥 时间 Mon Jan 8 22:34:57 2007
───────────────────────────────────────
民主肯定选不出最好的,这是毫无疑问的。
【 在 fttt (00)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认为民主的目的就是选出最好的或者叫最不坏的,
: 这样理解有点偏颇吧?
: 我的理解是民主是一个执政者与民众定的契约。
: 【 在 hutuer 的大作中提到: 】
笛椋纯丛谌巳嘶酒降鹊幕∩霞忧孔业淖饔檬欠窨梢源锏礁玫男Ч
: ...................

───────────────────────────────────────
作者 hutuer 时间 Mon Jan 8 22:38:28 2007
───────────────────────────────────────
对于“低质量”选票的描述,请看我今天下午的回复:http://yjrg.net/HT/con?B=373&F=M.1168242513.A&N=3100&T=0&st=1 应该说明白了。

要衡量候选人称职与否,有许多现成的方法。比如既往的政绩、对当前内政外交问题的看法等等。现在的选举中也考虑了这些因素,但考虑得不够,一些随便的选民把注意力放到其它地方去了。

【 在 fttt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想问一句何为低质量的选票?
: 又以什么样的标准来评定一个候选人称职与否呢?
: 【 在 hutuer 的大作中提到: 】
: (以下引言省略...)

───────────────────────────────────────
作者 hutuer 时间 Mon Jan 8 22:39:04 2007
───────────────────────────────────────
谁是执政者谁是民众?

【 在 fttt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认为民主的目的就是选出最好的或者叫最不坏的,
: 这样理解有点偏颇吧?
: 我的理解是民主是一个执政者与民众定的契约。
: 【 在 hutuer 的大作中提到: 】
: (以下引言省略...)

───────────────────────────────────────
作者 hutuer 时间 Mon Jan 8 22:41:31 2007
───────────────────────────────────────
这么说吧:就挑出最好的执政者这个目的而言,民主是效率最高的方法。能直接从若干亿人里算出“最好的”的方法还没有发明出来。

【 在 忘了叫啥 的大作中提到: 】
: 民主肯定选不出最好的,这是毫无疑问的。
: 【 在 fttt (00) 的大作中提到: 】

───────────────────────────────────────
作者 Taichung 时间 Tue Jan 9 10:02:25 2007
───────────────────────────────────────
观点不一样而已
两个苹果放在一起,选出来的可称为我选了较好的苹果,也可称为我选出了较不腐烂的苹
果。


【 在 hutuer (法布尔)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么说吧:就挑出最好的执政者这个目的而言,民主是效率最高的方法。能直接从若干亿人里算出“最好的”的方法还没有发明出来。
: 【 在 忘了叫啥 的大作中提到: 】


───────────────────────────────────────
作者 hutuer 时间 Tue Jan 9 12:17:31 2007
───────────────────────────────────────
从外观,你看不出来哪个苹果更甜。如果用一种注射器之类的东东抽出一点果汁尝尝,就容易确定哪个甜了。但选苹果的时候,有的人因为不爱吃苹果,甜不甜不在乎,懒得抽果汁,只看它红不红,至于那红是捂出来的还是打了药的都不在乎,于是选苹果受到干扰,可能只选了一个不怎么甜的出来。

【 在 Taichung 的大作中提到: 】
: 观点不一样而已
: 两个苹果放在一起,选出来的可称为我选了较好的苹果,也可称为我选出了较不腐烂的苹
: 果。
: 【 在 hutuer (法布尔) 的大作中提到: 】
: (以下引言省略...)

全文链接: http://yjrg.net/HT/con/373/M.1168905630.A.htm

2007-02-02

兔子党和天地盟

呱啦啦谘以故事,因忆之,不能罢,倏成数千字。

  弹指之间,那些往事已经过去七年了。七年前,也就是公元2K年初,我大四,在学校一个实验室里干活,得以每天上网,此前的网上生活总是隔三差五时断时续的,此后就没有长期中断过,所以这时候可以算是我生命里的一个重要开始。

   几乎与此同时,《科幻世界》的网站加了个聊天室,最初的聊天室是西陆(?)的,要注册才能进,我在SFWBBS上用了三年的ID“寻欢”早被别人注了, 所以启用的新的ID:大雷神。可是几乎从第二次去的时候,SFW的聊天室就变成了网易的,不用注册了,我没注意到,所以在聊天室里没有用过老名,渐渐地 “大雷神”就成了最正式的名字。在这里我认识了最早的一批网友,每日闲谈胡闹甚是投契。一边聊着也一边四处灌水,除了SFWBBS之外,还有两个个人主页 的论坛,一个是滴滴(当时是SFW编辑)的“麦田”,另一个是大角(就是后来写九州的那个家伙)的“永不岛”。永不岛开张的时候,有几个人写了一个简短的 接龙,内容已记不得了,我看着好玩,就在五月的一天开写了一个新的接龙——《永不岛故事》。开始时大家兴致很高,大角、千金一诺、空间混合、大灰狼、赤铸 等纷纷参与,后面没什么人玩了,我就独自把故事写完。为了和一个名叫“乒乓兔”的网友相类,我把千金一诺写作了“千金一兔”,后面接的也把我写作“大雷 兔”,再后面我又把这个难听的名字安到了空间混合头上。

  接龙进行之中,有一天在聊天室里,忽闻滴滴说“以后兔子党的人我都不理了”, 似乎是“兔子党”一词的肇始,这话好像是对超弦说的,于是后来超弦就成了老兔子,千金一诺成了金兔子。再后来兔化蔚然成风,陆续有了寒冰兔、稀里糊兔、风 之火兔、白狼兔、白矮兔、赤(铸)兔、大灰兔等等,大角也改了兔名,叫做“不是兔”。

  七月我毕业去了珠海,公司在一个偏僻的开发区 里,只有周末两天可以上网。走之前曾给老兔子留诗曰:……昔时睡梦多惊惧,秋思迤逦雷神去。忍赴岭南易成伤,轻辞塞北难为句。愿遣鸿书慰客身,莫催鹃声扰 羁旅。未必闲云真自在,漂泊须识风和雨……后来上不了网的时候,念之伤心,不能自已。还记得在珠海的第一个周末,远远地进城找到网吧,打开聊天室,不知出 了什么故障,居然说不出话,只能把名字挂在那里看着大家出出进进。后来好了,遇到老兔子,他告诉我他们在筹划一个网站,许多兔子在掺和,“遍插茱萸少一 人”,闻之心酸,几乎泣下。

  我始终不肯接受或默认“大雷兔”这个名字,曾自封为兔子党校校长,但不以兔子自居。直至在珠海将近一个月 后,公司决定把我派回北京。北京这边是在学校里,用教育网,每天上网极是方便。大乐之下,决定加入兔子党,号“天衣神兔”,简称“天兔”,总之与“大雷 兔”是不相干的。回北京不久,看到金兔子写的网站策划,由五兔掌权,是金、老、赤、滴、风,没我什么事。我素来自大,不下于人,遂退出兔子党。从进到出,不 到十天。

  这时SFW的聊天室又一次改版,好像换成了他们自己做的一个,又丑又慢,我们就不大去了。金兔子在YUZI免费社区申请了一 个版面,叫做“兔子党论坛”,成了我们活动的基地。在这里,我和MOSS等人筹组了天地盟(the Universe League,大江的目录94ul的ul即为天地盟的缩写)。天地盟和兔子党一样,也是个玩闹的东东,自始至终没什么正经事务。较早的成员除了我、 MOSS、流狼、好星星、妲拉、凤歌等,大多销声匿迹了。天地盟是在和兔子党的对抗中成长起来的。后来由于技术问题,兔子党论坛突然关闭,我们转移到寒冰 兔开的兔子别窟,也热闹了一阵,但没过多久那里网速变得很慢,这时流狼告诉我YUZI免费社区又能用了,我就回去开了一个版,是为大江东去。兔子党从此衰 落,天地盟也就没事可做了。

  在兔子党论坛的时期,SFWBBS出了一个内星人,喜欢认年纪小的网友为儿女,也很有一群小孩子肯叫他 “爸爸”,每日父子相称,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内星家族。几个较老的兔子以为大逆不道,寻衅相攻。内家其实只有一个成年人,战斗力不强,没几个回合 就被拍得进退失据了。兔群此举我很不赞同,从他们的同仇敌忾中很体会到什么叫做党同伐异。此后许多年里,我一直着力避免与他人统一阵线,避免群体认同,我 相信这使我少犯了许多错误。

  兔子党的网站筹划了半年,终于定名为“平行空间”,域名是twotown.net,后来我们大江的人更喜 欢称之为“兔疼”。年底的时候滴滴来到北京,大家为网站的事情聚了一次。这回认识了很多生人,其一是兔瞧,他还是个大一的小兔子。新出现的还有些较老的兔 子,我这才知道居然有九个人要做网站的股东,另外赤铸以技术入股,负责制作和维护。我想做的只是一个论坛,而他们的目标大得多,要做成“中国科幻门户”, 设施繁复,极尽奢华。会谈之中,我认为他们志大才疏,号令不明,未足成事,就退出了对这个网站的参与。这是自退出兔子党之后第二次远离他们。

   这次聚会的四、五个月之后,即大江开张的两、三个月之后,平行空间开始上线测试,可是和尚多了没人挑水,一切工作进展极慢,在圈里影响也十分有限。如此 过了一年半,大江二年(2002)底,我突然收到他们一个群发的邮件,说次年服务器的租费,有两个人还没有交。一看这俩人,正是当初力主做大与我争执者。 按惯例和道理,他们内部财务的事不应该知会我的,这回不知为什么多发了一份。考虑再三,当是发信者自己拉不下脸来说重话,知我促狭,意欲借刀杀人。既 然,于公于私,义不容辞,我就回复给全体说了些沧海桑田的话,后来这两人交没交钱我也不知道了,只知道兔疼又延续了一年,在大江三年的某个时候终止了它的 生命。邮件之后的一段时间我和兔子们沟通频繁,知道他们虽然不甘心就此结束网站,却没一个肯担起责任,数谏之不能进也。某日公司聚餐,大快朵颐之余,上兔 疼献诗一首,曰:往梦成虚此地埋,兔疼犹是旧池台。千金租耗千金誓,廿月门庭廿月埃。赠策空期安鹿鼎,投鞭信可至蓬莱?倚栏不尽风吹雪,天地大江汹涌来。 诸兔衔之,遂不复与闻网站事。

  兔疼结束前后,金兔子陆续开过几个论坛,都没有几个原来的兔子,也都像兔子尾巴似地结束了。最后他搞了一个QQ群,到现在也有一年多了,倒有不少当年的兔子欢聚一堂。时隔六、七年,小兔子长大起来,大兔子都老了,闲话当年,如梦如幻,但有江水东流,山形依旧。

   兔子党的年龄组成是老的老,小的小,后来老的忙养家,小的忙学业,留在大江的只有一小部分。这时天地盟也就没什么意思了。我在大江开了个专版叫“天地悠 悠”,加密的,里面却没有什么实在的内容。作为制定论坛规则的预演,我先提出并通过了一套天地盟内部的规则,规定成员的地位是平等的。平等的东东难免像兔 疼一样各自为政,只得自由,难得实务。风平浪静的时候还好,发生波折时就很麻烦。有些不合适的人加入进来,却没有一个正当的机制将之清除出去。悠悠的版面说明用的是刘禹锡的《蜀先主庙》的首联“天地英雄气,千秋尚凛然”,后来却总让我想起此诗的颈联“得相能开国,生儿不象贤”。受大江三年 呼呼之变的影响,气氛不复和谐,我撤掉了这个版面,天地盟从此名存实亡,直到现在。

老萨

骸骨萧然挂,阴风送且还。孰当邀痛饮?三五水晶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