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聊天室

2008-07-16

《奥运梦》

北京的七月正是一年中最热的时候,老赵的心尤其像被烤焦了一样难受。

“张主任,不是说好了这个星期做么?我们都排了十二天了。”在父亲的主治医师面前,老赵极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但他握着医生的手却着实用上了力气,似乎稍一疏神,医生就会化作一股轻烟飘走。

“听我慢慢说,您别冲动。”张主任一边解释一边试图扳开老赵的手指。他当了二十多年医生,见过疑难杂症,见过医疗事故,也见惯了蛮不讲理的病人家属。可是从来没有一个家属的问题让他这样头疼,甚至有些羞于启齿。

老赵还是放开了手,但仍然正正地挡在张主任面前,打定主意要把这件事弄个水落石出。

“您别冲动,别冲动。”张主任重复着这句话,努力调整思路,“您父亲的情况我很清楚,晚做一个月完全没有问题。相信我。我保证在8月26号,奥运会一闭幕,马上给他安排手术。

“做手术和奥运会有什么关系呢?”这是老赵始终想不通的一点。

“本来是没什么关系的。但是,但是,上面这样规定了,医院就得执行。奥运期间一切不十分紧急的手术都要延后,目的是确保奥运期间的医疗资源供应,确保奥运会圆满成功。唉,您也是北京人,一切为了奥运嘛。”张主任拍拍老赵的胳臂,从他身边挤过去,走了。

是 啊,一切为了奥运。自从七年前北京申奥成功的那一天起,奥运就成了北京的头等大事。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北京人,老赵知道奥运会是全体中国人做了一百多年的 梦,也由衷地希望北京奥运会能够圆满成功。可是为了奥运成功,就一定要耽误父亲的手术么?两者之间似乎确实有一点关系,仔细想想,却又似乎什么都没有。

从 医院出来,下班高峰已经过了。稀稀落落的车辆在街上经过,比上个星期冷清了许多。本来临近奥运,政府规定以车牌号的单、双为准,每天允许一半的汽车上路行 驶,空气质量已经提高了不少,谁知国际奥委会的人来检测,说还是没有达标,政府马上追加限制,按照车牌号的尾数,每天只许十分之一的车辆上路了。

老赵自己有一辆奇瑞QQ,车牌尾数是4,前天刚刚用过,下次再用就要等上一个星期了。邻居老周的车尾号是1,7月31日和8月1日可以连开两天,可把他得意坏了,这几天逢人就是一通海吹,仿佛当年上车牌的时候就预见到了今天的麻烦。

老赵的家距离医院有十几站地,骑自行车回到家时已经汗流浃背。不但是热,而且每过一个路口都要被人拦下来查一次证件。老赵知道,这是为了确保奥运安全,已经查了好几天了。老赵用了一个夹子将身份证夹在衣领上,可是身份证上的文字实在太小,每次都要下车靠近了才能看清。

他住的小区也冷清了不少,人不吵,狗也不闹,平时吵吵闹闹的草坪上居然静悄悄的。外地的大概都回老家了吧,可是有些十几年的老街坊似乎也不知怎么就凭空消失,仿佛被这一股炽烈的奥运氛围溶解了一般。。

家里晚饭已经做好,有他爱吃的猪肉炖豆角。老婆的手艺早已炉火纯青,可是吃了几口,就发现今天的豆角特别小,咬上去干巴巴的,仔细一看,还能隐约看出一些病害的黑斑。

“掌柜的,怎么不买点好的呢?咱也不能太先人后己吧。”老赵感到整个世界再没有一件顺心的事情。

“整个菜市场走遍了,只有这样的。据说这几天限制外地车辆进京,蔬菜运不进来。再过几天,可能连这样的也吃不着了。”老婆没好气地回答。

“嘿!奥运会连饭都不让吃了不成?”老赵胸中一股无名怒火直窜上来,却不知道该向哪里渲泄,“我说那些来参加奥运会的外国人,他们吃不吃饭,吃不吃菜?”

“我倒听说外国运动员吃的菜都是特供的,种的时候都不浇水,浇的都是牛奶、豆浆什么的。”

听到这句话,老赵好像突然噎住了,一口饭含在嘴里,也不嚼,也不咽,好像奥运会那五个圆圈变成了绳套,一一套上了他的脖子。

就在这时,电视机里开始播报新闻,头条是北京市民喜迎奥运。听着那些锣鼓喧天兴高采烈的声音,老赵一口气总算顺了过来,勉强咽下嘴里的饭。扔下筷子进屋看电视去了。

下一条新闻说的是京城的著名影星徐动萼为了不给奥运添乱,特地安排离京一个月,得到了广大市民的交口称赞。受访群众纷纷表示,奥运会是当前最大的政治,一切要为奥运让路。徐动萼能够理解国家的难处,以实际行动表达对奥运的支持,为北京市民带了一个好头。

这回老赵明白了,原来政府是想让大家离开北京啊。想想也对,北京住着这么多人,什么样的都有,谁能保证在奥运期间不会惹出乱子来呢?要确保奥运安全,人肯定是越少越好。要是全市的人一齐撤走,只留下奥运会的工作人员,问题不就解决了吗?

想到这里,大声问道:“我说领导,咱也响应国家号召,到外地去转一圈怎么样?外地蔬菜进不了京,价钱肯定便宜。”话一出口就后悔了,果然听到老婆冷笑道:“成啊,明儿咱就周游世界去,您有钱就成。您单位为给奥运净化空气放了仨月假了,估计年底还能拿双薪年终奖呢吧?”

“咳,当我没说,当我没说。”老赵知道无论如何,世界上最可怕不是奥运,而是老婆得理不饶人。正进退两难时,门铃响了。打开门,原来是居委会的周嫂。

“哎哟,周嫂,晚上好,您来得正是时候。”

“呵呵,吃了么?吃的什么啊,弟妹?老赵今儿个是特别客气啊。”

“主要是您老德高望重到哪都受欢迎。”老赵赶紧招呼周嫂坐下,沏上茶来。

周嫂问了几句老赵父亲的病情,就说到正题:“奥运会是一天天地近了,这可是我们国家重新崛起,这个洗雪百年耻辱的标志啊。所以啊,我来问问你们有什么想法。”

“那还用问么?作为新时代的北京人,我们两口子肯定是坚决支持啊,衷心预祝奥运会圆满成功啊。周嫂你不是不知道,申奥成功那天,我和你们家老周,我们俩激动得,一晚上干掉三瓶二锅头,醉了三天才下床。”

“行了行了,您这英雄事绩就甭提了。我来是要问您,有没有什么难处。”

“唉……说实话,奥运虽好,咱老百姓的日子可不好过了。”老赵憋了一肚子的苦水总算有了出口,从父亲的手术,到工厂停工,到开车受限,到买不着菜,越说越激动,不禁站起来,“一奥运什么都停,我看地球也甭转了,人也甭活了,说不定开完奥运,一切都有一个新的开始哪。”

“哎,您说的还挺在理儿。”周嫂笑着掏出一个药瓶,“您看,我这不是专程给您送药来了。”

老赵吓得差点坐在地上:“我说周嫂,我还没活够哪,您这样可不行,想弄出人命是怎么着?”

“ 咳,您想到哪儿去了?”周嫂笑逐颜开,“您看看说明,这可不是毒药。这药叫冬眠丸,是中科院最新的研究成果,吃一粒能睡一个月,就像熊瞎子冬眠似的,不吃 不喝,至多舔舔您那掌就行了。睡一个月醒过来,奥运开完了,车也能出门了,厂子也开工了,蔬菜也新鲜了,您家大叔的手术也能做了,这多好的事啊。”

老赵愕然站在那里,心中隐隐感到有什么不对,但仔细一想,却又合情合理,完全没有问题。

“您放心,这药已经派下来两天了,咱这楼上有多一半的人都吃药冬眠去了。我们家老周前天就吃了,现在正睡得香哪。”

“这药老爷子能吃么?”这是他惟一的疑问。

“能吃。而且冬眠这段时间啊,大叔的病肯定不会恶化。您看说明书,卫生部都批了。”

看来这就是他需要的东西。老赵送走周嫂,带着药赶到医院,特地又问了问张主任,张主任的说法和周嫂一样。于是他给生病的父亲吃了一颗“冬眠丸”,看着父亲沉沉睡下。再赶回家,与老婆躺在床上各服一颗,没半分钟就觉得精神恍惚,万念皆空。

下一个念头的到来似乎只是隔了一瞬,腹中的饥饿却让他明白这一觉睡得并不短暂。打开电视,播报的已经是8月25日的新闻。新闻说的是抗洪救灾的事,和奥运会已经没什么关系了。老婆也醒来了,看着电视问道:“这奥运会是开完了吧?”

“ 估计是开完了吧。”老赵也不敢肯定,换了几个台,却看不到一点有关的消息。那个中国人做了一百多年的奥运梦,似乎一醒过来就烟消云散了。打个电话给医院, 得知父亲也醒过来了,确定明天手术,雷打不动。心中放下块石头,对老婆说:“先煮点挂面吃吧,我去买菜,顺便买只鸡,给老爷子炖点汤喝。老爷子肯定也饿坏 了。”

楼下就是菜市场,人还没有平时那么多,菜倒是应有尽有了。老赵挑着菜,看到一个认识的街坊,忙问:“大妈,奥运会开完了吧?”

街坊大妈回答:“听说是开完了,我也是昨天才醒过来的。”

另一位大妈道:“听说是开完了,还开得挺成功哪。”

卖菜的小贩道:“我听说中国得了金牌第一哪。”

边上另一人道:“是啊,我也听说了,听说得了四十多块哪。”

“听说奥运期间风平浪静,一点乱子都没出。”

“听说奥运那几天空气质量全是优。”

“听说中国队把乒乓球和跳水的金牌全都包了。”

“听说中国男足又是一球没进。”

“听说刘翔破世界记录了。”

“听说青岛闹海藻,帆船比赛改在昆明湖了。”

“听说那个萨什么,萨马兰奇,哦,不叫萨马兰奇了,就是以前叫萨马兰奇那个人,他说北京奥运会是有史以来最成功的一届哪。”

“是啊,咱中国这回可露脸了。听说老外都服了,奥运会从来没开得这么成功过。”

……

老赵把菜拎回家,面已经煮好了。老婆没等他,正在埋头大吃,见他红着眼圈上来,便问:“这是受什么委屈了?别介啊,锅里还有哪。”

老赵把菜放下,揉了揉发酸的鼻子,声音已有些颤抖:“掌柜的,吃完快下去转转吧。听说,听说,咱们国家已经强大起来了!”

18 条评论:

匿名 说...

匿名 说...

好文啊,赞~

匿名 说...

不错。写的好!!

匿名 说...

写得真的很好!

匿名 说...

跟噩梦似的,寒啊,心寒

Stanley 说...
此评论已被博客管理员删除。
匿名 说...

奥运不但成为北京头等大事,而且是中国的头等大事,我就纳闷我不在北京,奥运和我有什么关系。

匿名 说...

好文章!

忘忧先生 说...

回Stanley:

你可以GOOGLE一下这篇小说在各处的转载,看看是不是像你说的那样不受欢迎。

pouchxie 说...

匿名 说...

从六月雪处来。
看先生此文,就一个字,好!

老强

匿名 说...

同事邮件转给我这篇文章,很是喜欢。

匿名 说...

极其委婉的方式,表达出自己的态度。

这是一个没有任何言论自由的时期,用这样的方式表达,实在很悲哀,但也很无奈。

一声叹息。。。

匿名 说...

泱泱大国,万朝来贺。
想当年那些番邦送点破烂土产,随便说句好听的贺词,就能换到丝绸锦缎无数回礼。
真是有气魄!真是有面子!!

匿名 说...

好文!很强大!我想说的您老全给说出来了!

匿名 说...

嘿嘿,写的漂亮。

匿名 说...
此评论已被博客管理员删除。
匿名 说...
此评论已被博客管理员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