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8-07

动车追尾遇难者项炜伊父母下葬

观摩仪仗尽衔枚,充耳官家费鼓吹。
稚女回天终赖党,凡夫殒命莫非雷。
蘸得华灿红脂粉,染却阴凝碧血碑。
泉路相携知幸甚,四十人外复名谁?

2011-07-03

当当当

昔北韩灵侯启衅征南,荒抗帝发兵助之。入韩境,言语殊异,遂延老妪晓中国语者,为诸将通译。或问:痴騃不慧者,何以名之?妪曰:当。复问,若此者二,何以 名之?曰:当当。复问:五则何如?曰:当当当当当。问者益惑,曰:使成千上万,犹悉言诸?妪度之久,徐引吭而歌:当当当,当当当,跨过鸭绿江……

十年前听到的笑话。

2011-05-20

方祭酒

圣主务防民,罢耳目,十里不相闻。及互联网之兴,声息始达。扶余方某以术进,言复故垒,上纳之,验,以为邮电书院祭酒。

方氏自恣狂荡,颇事招摇。次鄂州,矜夸若素。观者以履投之,中。索则不获。方怒左右,曰:彼辈谋于推特者有日,若何无以待诸?对曰:祭酒神其术,吾等不得至焉,故未之闻耳。

2011-05-14

口占

2011-04-07

无念方出世,蜗居好避人。

悠悠今古意,说与小雷神。

域名如此

域名4月11日到期,因为不能解析到 GAE 上来,我不打算再续费。所以很快就看不见这个导航页了。

我买的第一个域名是 djdq.net ,在大江二年。一年之后被服务商放了鸽子,无法续费,就换成了 djdq.org 。到现在正好八年。

八年前的大江刚刚升级到动网论坛6.0版,搬到了厦门的虚拟主机,这个主机很贵,但比先前的稳定很多。于是论坛热闹起来,人多了,事多了,是非也多了。我才明白人不是来得越多越好,就像饭不是吃得越多越好一样,拎不清自己胃有多大,早晚要吃苦头。

那时的网络百花齐放,有糊涂,有清韵,还有科幻圈里许多现已记不清名字的网站。沿着链接一路点去,登临之乐,有如山川开霁。我们和SFWBBS一起办擂台, 后来单独办,每个月一期,几号开题几号结稿几号投票几号放榜,精确得好像时钟在转。只要一个小小的表盘,就足以度量无尽的时间。

那一年爆发了萨斯,紧张复归平静。不久传出一个时髦的词叫作“胡温新政”,似乎这俩货一上来什么问题都能搞定。许多年过去了,春花变成秋叶,传说的新政还是只有两个问号,一个是WHO,一个是WHEN。至于答案,怕是再也憋不出来了。

那时的我很有理想,相信自己的一生不会平凡度过。我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在积蓄能量,要在将来某个时间成就某项事业。我的积蓄都是宝贵的,一分也不能浪费,将来都是用得上的,一分也不会浪费。国家是会变好的,科幻是会繁荣的,论坛是会兴旺的,我是不会老的。回头一看,全看错了。

醒时只剩回忆,回忆时却不知醒未。人之一生是累积回忆的过程,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累积渐厚,留恋渐生。到了终须了断之时,就施然化作一缕青烟,消散在柔和的霞光里。

前几天篱笆问我论坛的意义何在,我不知怎么福至心灵,想起这么两句:英雄割据虽已矣,文采风流今尚存。即便已矣,也还尚存,他日即便不存,终究是存在过的。

2011-03-17

折腾帝

上幼居泰州十有余年。龙兴之后,每以祖籍绩溪名世,人少知其泰州人者。州人颇望之,遂作一联以示四方,曰:和谐社会花似锦,科学发展势如涛。藏上讳于末。然辞采粗疏,工拙莫问。有好事者见之,为易数字,曰:折柳追随春似锦,腾龙挥洒势如涛。气象始具。首二字“折腾”,上之别号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