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2-17

无题

儿童怪问客从来,迂阔颟顸语近呆。醉指他乡风物好,淡真不必甚多才。

2014-10-23

送方舟子

铁马骄蹄举,金戈怒向西。舆前何稚语,圣主未着衣。

2014-10-04

藏头

香氛逐尘古巷深,港船锚启促征人。
占得盛世空龟甲,中夜更清不忍闻。

2014-09-07

宪帝宾天

就算这回没有宾,也当他宾了。

鸿运相逢惨雾浓,不期破茧化真龙。
列宁主义还三表,樊素初心许大兄。
谈笑风生帘后玺,搔拈雪落窖中铜。
山河怅念丝竹杳,细数残息待整容。

2014-06-05

这一天


这一天是星期三。

每年至少有五十二个星期三,每月至少四个。所以星期三应该是个普通的日子。

星期三通常不是休息日,这一天也不是。人们一早起来,走出家门,该上班的上班,该上学的上学,就像星期二和星期四所做的那样。

这一天实在是再平常不过了。老钱这样告诫自己。

出门之前,老钱仔仔细细地检查了随身物品。身份证?带着。钱包?带着。手机?带着。钥匙?也带着。老钱是个仔细人,绝少会把该带的东西忘在家里。因此,在这一天,他也不能出什么纰漏。

出门之前,他又检查了一遍。

外面的天空有点灰,空气是轻度污染。这是最常见的一个污染等级,会让人稍稍感到气闷,但只要想想那些严重污染的日子,天地之间仿佛灌满了鼻涕,随时会把人粘住,就会感到自己的呼吸畅快得多。

这真是平常的一天,既不太好,也不太坏。想到这里,老钱的脚步轻快了不少。

他 经常去路口东面的庆丰包子铺吃早餐,也有时会去马路对面的老家肉饼。算起来去庆丰的时候总是多些,因此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庆丰包子铺。包子铺里的人不多不少,每个人都气定神闲,吃得不紧不慢。如果把店里的人数、每个人的消费金额和逗留时间作个统计,今天的数据应该都在平均值附近。

这种平常的气氛让老钱也松弛下来。“三两猪肉大葱包子,一碗绿豆粥。“这是他最常吃的一种早餐,这是他最常说的一句话。先说包子,后说粥,十三个字一气呵成,说得一如既往地字正腔圆。

不料服务员却说:“猪肉大葱包子没有了。换猪肉三鲜的行吗?”

老钱的气息窒住了。用力舔舔嘴唇,努力把意识灌回大脑,“行。猪肉三鲜也行。”猪肉大葱包子是庆丰的主打产品,偶尔也会有不够卖的时候,但这种情况五天里也遇不上一天。这样小的概率,为什么偏偏会在这个平平常常的星期三发生了呢?

老钱感到头皮有点痒,胡乱挠了挠。好在猪肉三鲜和猪肉大葱是一个价钱,三两包子一碗粥共是十三块五。老钱掏出昨天晚上就准备好的零钱递过去,正正好好,不用找零,接了小票去排队拿饭。

排队的时候,老钱特地把小票看了一遍,确信没有写错。服务员推着车从队列中间穿行了两次,也没有碰着谁。

包子和粥进到胃里,心中就踏实了不少。刚才遇到的小意外应该都是意外,可以忘掉了。人一生最苦恼的事就是不能忘记,要能把以前的事情全都忘掉也就好了。

从这里上班有四趟公共汽车可以坐,平均每次要等三分钟左右,在这一天,也不会太长或者太短。三分钟,车没有来。老钱若无其事地站着,心里开始读秒。三分三十秒,车还是没来。老钱晃着两膀,用衣服蹭了蹭发痒的后背。三分五十秒,车总算来了。

车上人不算太多,但已经没有了座位。这是经常的事,并不值得注意。老钱刷卡上车, 找了个人少的地方站着,眼望窗外,车动起来,外面的东西就往后退,也不知能不能退到以往的日子里去。老钱凝神听着汽车发动机的噪音,混浊的连续的带着轻微的颤抖,看来机械运行状况良好,在他到站之前是不会出什么意外的。

汽车平稳地开着,却忽然有个人从旁边凑上来,拉了一下老钱的袖子,问:“师傅,请问今儿个是几月几号啊?”

公共汽车里霎时安静下来,似乎连发动机都停下不转了。老钱紧咬着牙关,头发里有汗流下。

那人又拉了老钱一下,仍是问:“师傅,请问今儿个是几月几号啊?”

老钱回过头,瞪着他,那个人面无表情,连一根眉毛也不动动。有这样问人的吗?老钱咽下一口唾沫,嘶哑着嗓子说:“不知道。”

那人就不再问,也没有去问别人,到了站就从后门下去了。于是车里的气氛渐渐恢复了常态,连发动机也转得轻快了些。

老钱这才发现自己坐过了一站。

到公司时迟到了两分钟,被领导狠狠白了一眼。老钱明白,自己平时很少迟到,为什么偏偏在这样一个平常的日子来晚了呢?他离家的时间和往常一分不差,上车时至多晚了一分钟,本来应该像往常一样提前五到十分钟进门打卡,但谁又能想到今天会坐过了站呢?世界上的事真是没法算得清楚,越是算得仔细就越会遇上更多的意外。

他也没有解释,因为他平时就不是个多话的人。当然领导和同事们也不会在这一天无事生非。工作一如即往地平常,同事一如既往地乏味,这在往日里让老钱感到无聊甚至烦躁,可是今天却不由得有些愉悦。他这才知道,在这样一个平常的日子坐在熟悉的环境中处理这样一些平常的事务,别有一番舒适与安宁。

上班时间从来没有过得这么快。似乎只是一转瞬,又要回到陌生的环境里去了。老钱几乎想要加个班,但这并不是他惯常的作法。看着几个经常加班的同事似笑非笑的嘴脸,老钱还是狠下心向门外走去。

这个季节天长,下班时太阳还没落山。走出没多远就有个人凑上前来,似乎要问些什么。老钱心中恼怒,紧握双拳狠狠地瞪着他,瞪得那人退开两步,把问题也缩回去了。

一番权衡之后,老钱决定买个盒饭回家去吃。虽然他只是偶然这样做,但一想到家中的清静平和,他就再不想把一秒钟多花在外面。既然包子铺可以没有猪肉大葱的包子,他为什么不能买盒饭回家去吃呢?这样一想,心里就宽慰了不少。

行近家门,归心似箭,不防又有个人凑上来,问:“师傅,请问今儿个是几月几号啊?”老钱没理他,冷笑一声走了。

小心翼翼地回到家,关上门,把世界隔在外面。这回就算天下大乱,和他也不相干了。墙上时钟的秒针欢快地转着,一圈又一圈,每转一圈就过去了一分钟。

这一天只剩下二百多分钟了。明天将是另一个日子。只要这一天过去,那些记忆、那些烦恼、那些耻辱和羞愧就会离他远去,在未来一年里都不再来干扰他的生活。盒饭的味道出人意料地好,老钱咀嚼着,品味着,心中满怀憧憬。

2014-02-16

前辈风流许再攀

荒抗帝好内远礼,尝以近宠张氏制内外,虽皇后大臣莫敢犯焉。去四十载,犹脍炙人口。前者张氏赴宴,不见主人,问所在,适周孝正在座,答曰:往迎先帝之私也。张大怒而詈之,周起谢再三,怒不稍解,终拂去。周笑谓众人曰:向之伟丈夫而伏请于张氏者有二,先帝其一也,孝正其再也。

推特上高瑜说的。

2014-02-14

调笑令

举世言东莞事,作艳词以应之。

呼召,呼召。袅窕进门微笑。

梨涡软语含羞,耿耿星河忘忧。

忧忘,忧忘。好睡余香枕上。

2014-01-05

有凤

有凤于飞,翙翙其翼。西番之使,九夏之裔。

有凤于飞,喈喈其声。西番之使,九夏之风。

有凤于飞,集于桐木。西番之使,九夏其慕。

发科

上素习洋务,通番言,每以核群臣。巡,会安徽巡抚倪发科,执手问之曰:Hello, I am Winnie. May I know your name? 倪氏惶恐,曰:臣……臣……I am……发科。上不预,曰:Fuck what? 倪氏益窘,良久乃曰:倪。上怒,因诏有司侦发其咎,得罪十二,黜而刑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