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5-25

天朝的罩门

从苏丹达尔富尔的事闹起来我就觉得挺汗的,那些洋人居然众口一辞理所当然地促请天朝去遥远的非洲干涉人家的人权问题。别说苏丹那个国家远得至少八成国人都没法在十秒钟之内从地图上找着,别说达尔富尔的灾难完全是人家自己的事既没有天朝的撺掇也无关天朝的利益,就说天朝自身这人权形象,动不动就被记者无国界或者大赦国际什么的拉出来当个反面典型说明人类社会有多么复杂,咱去教人家搞什么人权,那不等于让田伯光挽上林仙儿夜里拿着手电筒满校园地捕捉那些偷偷打啵儿的学生情侣吗?

当然老爷们也明白这里的关节,不愿为了那些无关痛痒的非洲兄弟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于是当仁不让地缩在“不干涉内政”的招牌下拼命谦虚。然而让我用脚后跟也想不到的是,一待某好莱坞女星说了声“种族灭绝奥运会”并扬言抵制,天朝的姿态居然原地转了三圈半,居然立时派了特使到苏丹去,摆开大客户的架子,硬是到达尔富尔的难民营视察了一圈,看人家的群众生活到底达没达到猪权的标准。我想这会是天朝历史上的一件大事,一个里程碑,因为它标志着不管咱们做没做人事,至少已经开始说人话了,在从猿到人的路上,这是关键的一步。

这一来全世界都看出奥运会是天朝的罩门了。于是对这个罩门的进攻接踵而至,因为谁都懂得紧绷绷的气球上一旦开出一个小洞,里边的气体就会拼命冲挤出来,将它撑得好像小母牛遇上了小恐龙。这不,没过几天,自由亚洲传来消息,布什夫人劳拉也来凑热闹,公然呼吁天朝与美国联合促使缅甸保障人权。劳拉说,我相信,以天朝和缅甸的密切关系,天朝应该对缅甸的人权状况感到忧虑。呜呼!劳拉,你真的相信吗?做人要厚道啊,你真的相信天朝会感到忧虑,而且是为了缅甸的人权状况?我一看到你的“相信”,马上连缅甸是否存在都不敢相信了。

然而有了上回的教训,经过我用脚后跟的缜密思考,为了避免开成“非法拘禁的奥运会”,派个特使去关怀一下摆摆姿态也不是很难想象的事。可是这么一来就再也没有回头路了,不管心里怎么想,只能将古里古怪的人话一说到底。距奥运会开幕还有一年多,那满世界的老卡小金津巴布韦土库曼都要准备迎接来自天朝的特使了。特使去了跟他们说你们国家人权不好,人家心里准不服气:大哥别说二哥,你也不怕闪了舌头。不过为了奥运会圆满成功,特使也只能硬着舌头继续说,说老卡你怎么老也不下台捏,说小金你怎么吃得这么肥捏,说你津巴布韦怎么还在搞独裁捏,说你土库曼怎么没有言论自由捏?

反正特使们记忆力好,只要将这些套话背熟了,说出来也能像老的套话那么理直气壮。而且明着说完暗里还可以跟人解释,俺们纯粹是人在江湖舌不由己,不这么说他们就要抵制俺们的奥运会。都是多年的老兄弟,人家也能理解,不至于造成太大的风波。于是在欢呼和掌声中,天朝的人权意识可以泽被苍生了,在礼花和笑容里,天朝的奥运会几乎可以“人权奥运”之名永垂青史了,就在这届必然成为后世楷模的人权奥运会即将开幕的时候,忽然有人提出,当今地球上仍有一个人权问题十分严重的国家,听说那里常有律师和记者被非法关押,老爷们不禁怒发冲冠;听说那里常有居民被强制拆迁,特使们不禁咬牙切齿;听说那里的人民在自己的国家只能暂住,听说那里的法庭在政府面前没有半点尊严……天朝震怒了,喝问:这是哪个流氓国家?

唉,天朝的奥运会啊,到底还要不要开?

1 条评论: